国产免费观看久久黄AV片,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日韩,久久精品九九热精品无码

    <output id="6o1ks"><sup id="6o1ks"></sup></output>
    <var id="6o1ks"><sup id="6o1ks"></sup></var>

    1. 理論評論
      鐘振振教授答疑信箱(一一八):南唐·李煜詩《書琵琶背》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鐘振振博士    1950年生,南京人?,F任南京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古文獻整理研究所所長。兼任國家留學基金委“外國學者中華文化研究獎學金”指導教授,中國韻文學會會長,全球漢詩總會副會長,中華詩詞學會顧問,中央電視臺“詩詞大會”總顧問、《小樓聽雨》詩詞平臺顧問、國家圖書館文津講壇特聘教授等。曾應邀在美國耶魯、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講學。

       

       

      鐘振振教授答疑信箱(118):南唐·李煜詩《書琵琶背》

       

      書琵琶背

      [南唐]李煜

      侁自肩如削,難勝數縷絳。

      天香留鳳尾,馀暖在檀槽。

       

      網友見微問:鐘教授,這首詩中的“侁”當作何解?懇請您不吝賜教解惑。

      鐘振振答:南唐后主李煜此詩見宋·馬令《南唐書》卷六《女憲傳》:“后主昭惠后周氏‘昭惠’是周皇后的謚號),小字娥皇。大司徒宗之女。甫十九歲,歸于王宮(當時李煜封吳王,尚未即位)。通書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元宗(李煜之父南唐中主李璟)賞其藝,取所御琵琶(中主李璟自己用的琵琶),時謂之‘燒槽’者賜焉……后主即位,冊為國后……后生三子皆秀嶷(秀美聰慧)。其季仲宣僄寧清峻(第三子,亦即小兒子,名仲宣,長得特別清秀可愛),后尤鐘愛,自鞠視之(親自撫養)。后既病,仲宣甫(剛)四歲,保育于別院,忽遘暴疾,數日卒(忽然得了急病,幾天便死去)。后聞之,哀號顛仆(跌倒),遂致大漸(病危)。后主朝夕視食,藥非親嘗不進,衣不解帶者累夕。后雖病亟,爽邁如常,謂后主曰:‘婢子多幸,托質君門。冒寵乘華(蒙受寵愛,升處華貴),凡十載矣。女子之榮,莫過于此。所不足者,子殤身歿,無以報德。’遂以元宗所賜琵琶及常臂玉環(日常手臂上套著的玉環),親遺后主。又自為書,請薄葬。越三日,沐浴,正衣妝,自內含玉(自己將含玉放入口中。含玉,死者入殮時口中所含之玉),殂于瑤光殿之西室。時乾德二年(宋太祖年號,公元964年。當時南唐在名義上已歸順宋,并已去‘唐’國號,改稱‘江南國’)十一月甲戌也。享年二十九。明年正月壬午,遷靈柩于園寢。后主哀苦骨立(極言消瘦),杖而后起(須拄杖才能站起來)……每于花朝月夕,無不傷懷。如……書琵琶背云:‘侁自肩如削,難勝數縷絳。天香留鳳尾,馀暖在檀槽?!|物寓意類如此?!庇捎谶@是此詩的唯一來源,而原書即作“侁自”,故后來選錄此詩者,皆相沿不改。

      然而,這個語匯“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除了李煜此詩,再沒有第二個用例。

      “侁”字之義,《說文解字》卷八上《人部》曰:“侁,行貌?!奔葱稳菪凶咧疇?。遼·釋行均《龍龕手鑒》卷一《平聲·人部》曰:“侁,行貌也。亦齊整貌?!奔匆嗫尚稳菡R。但用此二義來解讀李煜此詩,都說不通。

      又,“侁”通“駪”“莘”,但用此二字之義來解讀李煜此詩,也都說不通,我就不繁瑣引證了。

      凡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們只好說“侁自”二字“不辭”——這是訓詁、??睂W常用術語,即“不成其為詞語”或“不能構成詞語”的意思。那么,只能懷疑《南唐書》所錄此詩文本有錯字了。

      文本在傳抄、翻刻的過程中,訛誤的現象時有發生。而致誤的原因,主要有兩大類:一是“音訛”——因相關字的讀音相近而訛誤。二是“形訛”——因相關字的字形相近而訛誤。

      我懷疑,“侁”字或許是“猶”的形訛?!蔼q”“猶”二字,讀音相同。今人多以為“猶”只是“猶”的簡化字,卻不知道“猶”字古代就有,且可與“猶”通用。明·張自烈《正字通》卷六《犬部》就明確說道:“‘猶’,與‘猶’‘猷’通。舊注改音‘右’,泛云‘獸’名,非?!?/span>

      如果李煜此詩原本真作“猶自肩如削”,那就非常通順了?!蔼q自”即尚自、仍然之義,在古詩中極為常用。例如:

      南朝宋·鮑照《紹古辭》七首其四曰:“窗前滌歡爵,帳里縫舞衣。芳歲猶自可。日夜望君歸?!?/span>

      南朝齊·檀秀才《陽春歌》曰:“青春獻初歲,白日映雕梁。蘭萌猶自短,柳葉未能長?!?/span>

      南朝梁·沈約《初春詩》曰:“扶道覓陽春,相將共攜手。草色猶自腓,林中都未有?!?/span>

      ·楊炯《早行》詩曰:“露文沾細草,風影轉高花。日月從來惜,關山猶自賒?!?/span>

      劉晏《詠王大娘戴竿》詩曰:“樓前百戲競爭新,唯有長竿妙入神。誰謂綺羅翻有力,猶自嫌輕更著人?!?/span>

      王維《戲贈張五弟諲》詩三首其一曰:“吾弟東山時,心尚一何遠。日高猶自臥,鐘動始能飯?!?/span>

      李頎《送劉方平》詩曰:“洛陽草色猶自春,游子東歸喜拜親。漳水橋頭值鳴雁,朝歌縣北少行人?!?/span>

      常建《吳故宮》詩曰:“越女歌長君且聽,芙蓉香滿水邊城。豈知一日終非主,猶自如今有怨聲?!?/span>

      劉長卿《戲贈于越尼子歌》詩曰:“厭向春江空浣沙,龍宮落發披袈裟。五年持戒長一食,至今猶自顏如花?!?/span>

      王翰《涼州詞》詩二首其二曰:“秦中花鳥已應闌,塞外風沙猶自寒。夜聽胡笳折楊柳,教人意氣憶長安?!苯钥蓞⒖?。

      以上拙見,只是一種推理,未敢自是,僅供參考。

      在線人數:722今日訪客數: 16374今日頁面瀏覽量: 40872總頁面瀏覽量: 29025196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国产免费观看久久黄AV片,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日韩,久久精品九九热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