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免费观看久久黄AV片,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日韩,久久精品九九热精品无码

    <output id="6o1ks"><sup id="6o1ks"></sup></output>
    <var id="6o1ks"><sup id="6o1ks"></sup></var>

    1. 理論評論
      走進文學史全景敘述的中華詩詞

      發布時間: 來源: 閱讀:
      分享到:


      走進文學史全景敘述的中華詩詞

      李林榮

      進入文學新時代以來,遵循著古典詩詞體例或格律進行的寫作,以及相關的文學傳播和文學接受,形成高強度的社會文化熱點。這從一個側面顯示了優秀傳統文化的蓬勃復興,同時也為中華詩詞進入中國現當代文學史的整體敘述提供了必要的契機。在推動和落實詩詞入史的進程中,需從新時代文化發展和學術體系建設的新趨勢、新要求出發,對現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史的編撰習慣進行觀念視野、篇章架構以及敘事方式的全面更新和深入拓展。

      一、“詩詞入史”的兩種方式和兩種意義

      對于“詩詞入史”,首先需要明確的一點認識是:納入具體的中國現當代文學史教材或著作的敘述視野和敘述框架,并不等于得到文學史意義上的經典化認定。前者是為后者歸集文本材料、梳理文學活動的現場信息,是準備形成長時距認知和歷史性判斷的對象;后者以整合、融通前者為基礎,但它的取舍判斷是以不斷推移、不斷延展、不斷變化的社會生活背景和文學觀念尺度為依據的,不會停留在照搬前者某一個案的水平上,也不會重復前者所得的某一具體判斷。更透徹地講,任何一部被納入文學史教材或文學史著作的話語和認知主體,都是有特定視域局限的個人或小群體;而作出文學史意義上經典化認定的主體,則是流動在歷史脈絡中,并能夠不斷克服拘于一時、一地、一點的個體和小群體認知局限的社會意識形態。如果把“詩詞入史”之舉,徑直等同于把今天的詩詞寫作全數納入未來的文學史記憶和文學經典庫藏之中,那就是混淆了今天人們可做、應做的實際工作,以及將來只有在社會意識形態層面才能充分呈現的歷史性結論。

      今天的文學史教材或專著編撰,不管是個人具名獨立執筆的,還是團隊合作完成的,其直接目的和實際意義都僅在于為長時段積淀的文學史記憶和文學史認知續料存檔,而不可能是為作家作品和文學現象進行終極審判或蓋棺論定。沒有哪一部文學史教材或專著,可以代替社會意識中鮮活流轉的文學史認知和文學經典效應。以高校一線教學的實際情形看,一二十年以前出版的很多文學史教材現在都不再用了,甚至就是近年出版的文學史教材,在日常教學中的作用也大多只是給學生提供一個輔助閱讀和期末復習的參考文本。我們今天可以做到和應該做到的是:如何把活躍已久的中華詩詞寫作狀況和相應的寫作成果,納入到目前林林總總的現代文學史或當代文學史的教材、論著當中。

      依照文學史撰述和文學實踐向來就是虛實相映、交互生發、彼此銜接的傳統,現當代文學領域的“詩詞入史”這項工作是順理成章、勢在必行的,不需要有是否做得到或應該做的疑慮。鑒于詩詞寫作和傳播接受的社會化進程已先行多年,“詩詞入史”在目前的現當代文學史編撰中,事實上已屬當務之急。

      越來越多的文學愛好者和文學研究者意識到,詩詞寫作已經是當代文壇上的一個醒目現象。如果這個現象不納入今天多如牛毛、浩如煙海的文學史性質的論著和教材中,那就是我們從事與文學史教學和研究相關工作的人的失職。至于未來怎么去記憶、怎么去概括、怎么去理解我們今天現當代文學領域的“詩詞入史”現象,那是未來的事,誰也不能提前預設、提前定論。

      二、現代和當代:“詩詞入史”的分途并進

      “詩詞入史”涉及到現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史。現當代文學史雖然是一個名稱,但它包括了兩段脈絡肌理截然不同的文學史形態,在教學和研究實際中也是話語邏輯和觀念組織體系相異的兩段文學史。因此,中華詩詞要進入現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史,面臨的問題是不一樣的。
      時至今日,處在教學和研究前沿的現代文學史,實際上是一個有斗爭對象的革命文學史的敘述形態。它貫穿著一種破而后立不破不立的思維。凡是與這種思維相關的現象都在現代文學史的敘述和研究當中得到了重視,得到了強化;凡是與此無關的內容都盡可能地被排除或者被弱化。這使得現代文學史成了一個單線條特征日益突出的、特殊的文學史形態,但這又符合現代文學是在和傳統文化特別是和其中頑固守舊的文化文學勢力的斗爭中主動建構起來的基本歷史事實。
      到了當代,情況發生了變化。特別是新時期以來,我們的文學不再是一個在緊張斗爭關系中發生和存在的文學,它變成了社會主義中國的文學生活和文學事業。無論是文學生活還是文學事業,實際上都是在社會生活各個領域中一個既定的場合、既定的層面上展開的,它是和平有序的,不存在對立面中殊死搏斗的必要邏輯。它是眾多社會文化行業中的一種,也是眾多社會文化和社會生活中的一個層面。當代文學史的教學和研究,相對于現代文學史的教學和研究,話語顯得更加平和,容量也更加廣博。這不僅是因為當代文學的現場離我們更近,很多作品是滾燙出爐,很多作家還在活躍狀態或成長過程之中,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文學史的原材料和文學存在、發展的狀態所依托的社會結構基礎,從現代到當代,發生了全局性和根本性的變化。
      因此,詩詞要進入既有的現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史,牽扯的是兩個不同的課題,這兩個課題需要分別去處理?,F代文學史之所以單線條,是因為它省略了很多和斗爭無關、和破與立無關,但當時其實一直在活躍的文學創作、文學事件、文學現象和文學組織的情況。魯迅、郁達夫等新文學革命的第一代旗手和主將們的文學創作活動,實際上連綿不斷地貫穿著舊體詩詞的寫作,只是這部分事實在迄今為止現代文學史的通行敘述中,基本被忽略掉了。今天完全可以也完全應該對此給予補足。把當代的中華詩詞創作和相關活動情況寫進當代文學史的同時,也應該把在過去的現代文學史的教學和研究中被人為摒除的現象和文本的實證給補充進去。

      作為一個宏闊的現象,五四時期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文學革命興起時就表現強勁的那種生硬割裂傳統和現實的激進主義文學觀,到了抗戰文藝和延安文藝時期,已經逐漸趨于和緩、趨于消融。在現代文學史的后半程,也就是20世紀三四十年代之交過后的那十幾年,針對激進主義的文學觀所導致的文學態勢的修復和彌合,已經起步并且初見成效。

      今天我們提中華詩詞進入現當代文學史,不僅是在回應當下社會文化發展的現實需要,也是在接續早已起步、但后來又耽擱了很久的一段整合中國文化資源的歷史進程。無論是從學術研究和文學史教學或文學知識普及的角度,還是從豐富和拓展新時代中國文學生活資源和視野的角度來講,這都是一項很迫切、很重要的工作,沒有理由再耽擱下去。

      對當代文學來說,這項工作處理起來應該容易得多。當代文學的創作、理論批評和文學史研究實踐,當然也受到了現代文學史的思維方法和觀念認識的很多影響,但這些影響在當代文學領域表現得相對不那么強勢。只是從事包括中華詩詞在內的當代文學史寫作的這些人,需要多多少少調整一下自己閱讀作品和評價作品的眼界,把眼界稍微擴大一下。在當代文學史的寫作中納入中華詩詞,不應該成為一個問題。如果說有問題的話,可能是有一些寫慣了當代文學史或教慣了當代文學史課的人,他以往不愿意關注甚至輕視中華詩詞的習慣一時不容易改過來。這就需要重新去培養這樣的隊伍。

      三、“詩詞入史”的體例架構和兩本書的啟益

      把中華詩詞寫進現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史,采用怎樣的編撰體例和篇章架構才得當妥帖?這是一個有待在實際操作環節反復探索和持續完善的問題?!吨腥A詩詞》雜志社編的《當代詩詞史》可謂一步踏實的嘗試。書中十五個篇章,已經形成了和今天通行的大多數當代文學史的教材或者論著面目相似的格局,只是體例條貫的細節安排和我們現在廣泛使用的當代文學史教材不太一樣?,F行的當代文學史教材,在整體框架上,通常依循大致相同的一個當代文學發展的歷史階段劃分法:“十七年”、“文革”、新時期、轉型期,然后是20世紀90年代和新世紀。

      《當代詩詞史》的編撰者可能不太了解當代文學史的教學和研究實際,所以沒有用這樣一種篇章標題。篇章標題的修改潤色和內容的優化調整,是比較容易的。因為書中前面的六七章,已經大致上是依著中國當代文學發展的歷史脈絡排列的,也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到五六十年代,接著進入七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最后延伸到現在。之后的七八章是專題性質的。這兩部分如果調整一下,把前面史的脈絡和主題凸現出來,把后面專題總結的一些內容適當地穿插轉移到前面類似斷代史論的分期概述中,可能就是一部接近于完成的教材體的當代詩詞史了。

      如果接下來還要形成能夠有機地合并到或者融入到當代文學史整體敘述中的有關中華詩詞的歷史敘事形態,可以考慮三管齊下的做法。

      第一是縱向的梳理。中國現代文學史的學科奠基人、北京大學教授王瑤先生曾經說,文學史教材的基本框架就是條條加塊塊。所謂“條條”,就是分體文學史,按照體裁分門別類地來敘述各體文學創作和相關思潮在各歷史階段發展的概況;所謂“塊塊”,就是對“條條”概述和劃分出的各時期、階段里的重要作家作品和重要文學現象,做抵近觀察和細致解讀的專題介紹。

      中華詩詞進入當代文學史的敘述或者現代文學史敘述,首先就是要在分體概述的“條條”中給中華詩詞史確立一個地位、建構一個存在形態。對此有兩種觀點,一種認為應該把詩詞和其他文體的歷史分開來寫,另一種認為詩詞和其他文體關聯起來很必要,但是真要關聯起來似乎又很難。在我看來,所謂“詩詞入史”,最終目的還是要實現詩詞與其他各種文學體裁以至文學史發展全局深入緊密的關聯。如果寫在了文學史里,但還是單擺浮擱,晾在其他體裁旁邊、游離在文學大潮之外,那只能算是硬塞或者披掛在文學史里,占了一塊篇幅而已,稱不上是“進入”了文學史。真正入史的詩詞,應該像小說、詩歌、散文和話劇在既有的現當代文學史敘述中那樣,一方面從分體敘述的斷代概括中凸顯自身發展的獨立規律和特殊線索,另一方面也要從各體文學交織流變的有機聯系和相互影響的整體脈絡中,呈現自己對于文學全局的積極貢獻。

      這首先是因為從事這些文體寫作的作者往往往是跨界的。一個作者不可能單一地寫某一種文體,尤其喜歡詩詞寫作的,很多人實際上同時也是活躍在現當代文壇上的其他重要體裁的作者。他們往往把舊體詩詞或者說中華詩詞的寫作當成自己文學生活的一個閑余部分,有時由于主觀或客觀的原因,還刻意使它保持隱匿狀態。這種情況本身,就是詩詞真實歷史形態中最耐人尋味、最生動鮮活也最具特色的部分,在中華詩詞文學史篇章的斷代分體敘述形態里,理應把這種人為隱匿起來的線索和信息勾勒出來、闡釋明白。

      第二是橫向的穿插。也就是在介紹作家、作品和文學現象重點個案的“塊塊”里面,把中華詩詞重要的創作現象、重要的創作潮流穿插進去,并且和其他文體的重要作家、作品、和文學現象列為同等次的平行章節。包括像中華詩詞學會這樣社會基礎深厚、會員人數龐大的團體所開展的重要工作和已經產生很大實際影響的工作成效,都有必要放在當代文學史關于中華詩詞的重要現象和重要專題中加以歸納描述,并且通過跟當代文學其他體裁狀況和發展全局的積極關聯,被給予恰如其分的歷史定位。

      第三是局部的鉆探。在落實“詩詞入史”的過程中,還應該重視那些已進入史的著名小說家、散文家、劇作家、翻譯家和文學理論家在他們專業所長的文學生活之外或之余進行的詩詞寫作事實。對這些內容,應該努力全面挖掘,補入到現代文學史和當代文學中有關這些人物的專章專節里。

      在這里我想例舉一本書,是日本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的泰斗級人物木山英雄所著的《人歌人哭大旗前》。這本著作對包括毛澤東在內的政治家,柳亞子、楊憲益、黃苗子、荒蕪、胡風、沈祖棻、啟功等文化名人,還有書畫家、藝術家等,從20世紀50年代一直到七八十年代的詩詞寫作都進行了系統的解讀,非常細致。這本書采用的方法是把詩詞置于能夠映照出寫作者心理的角度,讓詩詞像擺在明暗相間處的鏡面一樣,把在人生遭遇和社會環境比較反常的特殊時期,個體精神生活中一些特別重要的信息,給彰顯分明。他動用了互文和細讀分析,還有社會學和寫作心理學的一些方法,以詩證史、以詩見史、以詩補史,精細地闡釋了許多非?,嵥榈脑娫~小品以至文字游戲式的打油詩,以一位日本學者的眼光,探察到了中國六七十年來宏大歷史篇章的一些褶皺和紋脈。

      這本書在方法上和內容上,對我們中國的現當代文學研究者都有很大的觸動。北京大學人文社科研究院為這本書曾經舉辦過一個專題討論會,現場好幾位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的前輩學者都對木山英雄表示敬意,特別是佩服他能夠關注到中國當代文學研究者都沒能關注的當代中國文化名人、政治家、藝術家,關注到他們在中國波瀾壯闊的社會發展進程中,為個人心態留下的特殊時期的寫照——從未有機會作為一個整體清晰顯露在文學史和文學研究聚光燈下的舊體詩詞。諸如此類的線索,都應該在中華詩詞進入當代文學史的寫作過程中,作為重要的參照和借鑒。

      四、“詩詞入史”的文化價值和社會接受愿景

      “詩詞入史”能否足夠有力、足夠深切地貫徹到文學史撰寫的細節處理層面,關鍵取決于史料歸集的完備和史識提煉的深切。當代詩詞史》雖然篇章標題略失粗疏,但一些章節段落里已不乏精辟論述。比如對于“文革”時期地下寫作和“文革”結束以后一些學者所概括的“泅潛寫作”或“潛在寫作”,《當代詩詞史》中所作的史實梳理和文本評述就頗見深度,對有關材料的挖掘和論析都達到了較高水準。若細加修整,完全可以作為當代文學史中的一章,或者直接用作高校文化通識課的教材。

      另外,我也注意到《當代詩詞史》絕大多數的篇章的寫法,都是以創作為中心、以文本為焦點的。但這么做還遠遠不夠。若止于這樣一種寫法,就很難對當前中華詩詞從寫作、傳播到接受全面繁榮的基本生態,作出自社會生活的寬廣景深中出發的完整描述和周嚴闡釋。從現當代文學的流變全程和體裁全局看,如果過分倚重以創作為中心、以文本為焦點的敘述和概括,中華詩詞進入現當代文學史的教材或論著時,其創作形態的豐厚程度和深入社會文化土壤的深廣程度,都會因受制于這種寫法的單薄,而遜色于其他體裁。中華詩詞在作者個人和社會群體的精神生活中實際具有哪種深切而獨特的表現力、感染力和影響力,必須通過揭示它的創作成因并且聯系相關社會背景進行互文闡釋,才有可能歸結到位、剖析到位和評價到位。和早已位列其中的其它體裁一樣,詩詞進入各體兼備的文學史全景論述,最需要表現的是其在文學生活和社會生活中特有的力量和價值。

      類似《當代詩詞史》這樣以創作為中心、以文本為焦點的寫法,還有待延伸。只有抵達足以探察寫作社會背景和作者創作心理的深度,把這些內容和具體文本的細讀結合起來,詩詞在作者的人生經驗和寫作生活中的重要性,以及其在整個文學史和社會發展大背景中的重要意義,才能得到恰切如實的揭示。如果把這樣一種形態的內容在當代文學史的寫作中確立起來,“詩詞入史”的意義和價值也就會體現得更加完整。

      一般而言,文學史的生成,無論是古代文學史還是現當代文學史,都有賴于三個環節的支撐,一個是創作積累,一個是理論建設,另一個是批評實踐,批評實踐又包括選本和評論。年,《詩刊》《中華辭賦》和中華詩詞學會,都已經針對當代中國人的詩詞寫作,建立了很多匯聚、展示和遴選作品的多媒體平臺,也精心編纂出版了很多專題性的精品力作選本。這為“詩詞入史”奠定了扎實的資料基礎,對推動詩詞源源不斷地進入現當代文學史的寫作和研究提供了強大的后勤保障。但相形之下,比較弱的就是選本之外的詩詞評論實踐局面上還不夠活躍、不夠開闊。同時,有關中華詩詞——不是古典詩詞,而是現代和當代的中國人寫的詩詞——的理論建設,現在還處于拓荒開墾或播種育秧時期,遠抵不上現當代文學其他體裁歷經長期積累而形成的那種理論建設規模。要彌補這一點,眼前的一個可行之舉,就是像《詩刊》《中華辭賦》和中華詩詞學會這樣的專業組織,來點點滴滴地扶持和培養有心投身詩詞理論研究的新一代學者,包括已經在詩詞寫作一線孜孜不倦地用心耕耘的那些高水平詩詞創作者,引導和支持他們為此多做一些理論上的探討和表達。這樣久久為功,相信今后中華詩詞是否應該放在文學史里去研究和教學,將不再是一個問號,而是具備自然吸引力、常做常新的課題。因為今天無論我們從哪個角度、哪個層次去觀察和感受,都同樣會發現:詩詞確實已經切入了我們日常生活的深處。

      本文系北京市文聯基礎理論課題研究項目(編號BJWLYJB01)階段成果。

       

      本文刊載于《粵海風》2022年第4期  

       

      作者簡介:

      李林榮    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文化與傳播學院教授,著有《嬗變的文體:社會歷史景深中的中國現當代散文》《經典的祛魅:魯迅文學世界及其歷史情境新探》等。

       

      在線人數:716今日訪客數: 16368今日頁面瀏覽量: 40866總頁面瀏覽量: 29025190

      辦公室:66110906組織聯絡部1:66110720組織聯絡部2:66519540理論評論部:64029139詩教培訓部:66156739網絡信息部:66079545賬務室:66081124

      學會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三樓中華詩詞學會 郵編:100007 京ICP備19044437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4337號

      《中華詩詞》雜志社:辦公室、發行部:64068289編輯部:64068468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八條52號二樓《中華詩詞》雜志社;郵編:100007投稿電子郵箱:zhscbjb@163.com

      技術支持: 江蘇書妙翰緣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詩詞云

      国产免费观看久久黄AV片,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日韩,久久精品九九热精品无码